热透新闻

中国外交部四次呼吁美国说出德特里克堡的线部队的交易与罪恶

  网文都是原文翻译(一般不做挑选),因此如果出现一些不符合社会主义价值观的言论皆不代表本网立场,请列位看官多多包涵。

  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。2020年5月2日,中国媒体向美国政界人士提问的十大问题之一:“德特里克堡生化武器基地是美军最大的生化武器研究中心。关闭后不久,就发生了一系列肺炎或肺炎样病例。

  2019年10月,一些美国组织组织了一场名为code Event201的流行病演习。12月,武汉首例新冠肺炎患者出现症状,2020年2月,全球多地爆发疫情。这些事件有内在联系吗?”

  这些问题可以由一些直言不讳的美国政治家来回答,但他们可能需要更多地解释德特里克堡存在的问题。

  1945年8月,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。在中国人民庆祝战争胜利的同时,远在太平洋东岸的美国却在秘密策划着什么。

  同年10月,时任美国总统的杜鲁门秘密派遣科研小组赴日本执行秘密任务,领队是麻省理工学院院长卡尔·康普顿(Carl Compton),他要会见的人是石井四郎(Shiro Ishii),前731部队的创始人和领D人。

  声名狼藉的731部队是旧日本帝国军关东军防疫给水部总部的称号。在石井的领导下,在侵华战争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,它进行了一系列非人道的人体实验,包括细菌实验、活体解剖和毒气实验。根据731部队主要成员的供述,这里至少有3000名受害人。

  但一些研究人员认为,至少有上万名受害者。随着侵略战争的扩大,731部队在中国浙江、湖南、山东、广东等地进行了大规模的、致命的细菌战,造成大量平民死亡。

  然而,在1946年至1948年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审判中,包括石井四郎在内的731部队十余名主要成员都没有被起诉,这不禁让人产生怀疑。

  根据美国国家档案馆的文件,早在二战结束前,美军就已经了解到日军在中国进行细菌战的事实。1945年至1947年,美军派出5个科研小组进行调查,并试图利用各种渠道了解有关实验的“成果”。

  1945年9月,美国派出的细菌学家莫里·桑德斯(Murray Sanders)中校审问了“731部队”的主要成员,以完成731部队的研究报告(桑德斯报告)。该报告现藏于美国国家档案馆(390/18/24/02)。

  1945年10月3日,杜鲁门总统亲自任命的卡尔·康普顿返回美国,向他作了汇报,并提交了一份长达6页的情况摘要,这份报告现在在杜鲁门博物馆里。

  1946年5月31日,阿尔沃·汤普森(Alvo Thompson)到东京询问石井及其25名亲信的情况,完成了日本生物战研究报告,提交了21种细菌战剂、4种细菌攻击方法、10种细菌炸弹图纸的研究报告。该报告可在美国国家档案馆查阅(270/09/07/04)。

  1947年4月,德特里克堡的诺伯特·菲尔(Norbert Fell)博士奉命再次赴日考察,他在6月29日发回的《日本生物武器新情报摘要》中说,“目前,日本人已经在德特里克堡做了实验,还有许多新的研究,包括真菌、细菌、线虫对满洲里和西伯利亚的谷物和蔬菜的影响。该报告尚未在德特里克堡进行研究,但经过初步审查,我们可以肯定它包含了许多有趣和有价值的信息。”

  据介绍,报告长达60页,内容包括炭疽、鼠疫、伤寒、甲型副伤寒、痢疾、霍乱的感染或致死剂量、感染方式、炸弹实验、喷雾实验、稳定性等方面的研究成果。该报告可在美国国家档案馆查阅(290/03/19/02)。

  诺伯特·菲尔(Norbert Fell)的报告:有关日本B.W.活动的新信息的摘要

  自1947年10月29日起,德特里克堡的埃德温·希尔(Edwin Hill)博士开始对731部队的主要成员进行了76次访谈,内容包括植物、动物、人体实验、各种病毒、战争中使用生物武器等。

  在日本庆应学校经济学会1991年发表的论文中,桑德斯、汤姆森、菲尔和希尔去日本进行了研究,以及采访后留下的报告材料也非常清楚。

  是科学家们的无私,还是731部队的石井四郎和其他主要成员泄露研究成果背后有什么秘密?

  对科学家来说,研究成果就像他们自己的孩子。石井四郎怎么忍心把自己的“孩子”交给美国?这不禁让人想到,美国政府对石井及其下属做了什么?

  美国记者鲍威尔(John Powell)在1980年发表的文章《日本细菌战:美国掩盖战争罪行》中引用了一位1947年5月6日被派往东京的美国生物武器专家发给华盛顿的电报:“石井说,如果他和他的上下级能不因战争罪行受到起诉,那么他愿意详细描述实验的内容。”

  同年7月1日,爱德华·韦特(Edward Wetter)博士给美国国会、陆军和海军调整委员会(SWNCC)写了一份备忘录,其中还提到“(石井和他的亲信)愿意提供8000张从人类和动物实验中获得的幻灯片……任何“战争罪”的审判都将向所有国家充分披露这些数据。因此,为了维护美国的国防和国家安全,应该避免。”韦特甚至直接明确表示,“日本生物武器数据对美国的重要性远比(石井及其亲信)被起诉更有价值。”

  最有说服力的证据是日本记者青木富贵子(Keiko)在《731:石井四郎及细菌战部队揭秘》一书中提到的石井与美军司令麦克阿瑟之间的秘密口头协议。

  富贵子写道,她在美国国家档案馆看到了“镰仓协议”(Kamakura agreement),包括“秘密调查报告仅限于希尔博士和驻日盟军总司令部的美国人,以及石井四郎和大约20名研究人员”等9项协议,“日本研究人员将受到绝对的保护,免受战争罪行的起诉”。

  然而,美国不仅帮助石井及其亲信逃避了战争罪的审判,而且许多历史学家怀疑德特里克堡雇用石井为美国研究生物武器。

  1995年3月18日《纽约时报》发表题为“731部队的罪行”的文章写道,“美国希望获得日本用于军事用途的生物武器数据。(数据)不仅把731的头目从战争罪审判中救了出来,还给了他们美国人的薪水。”

  剑桥大学讲师理查德·德雷顿(Richard Drayton)2005年5月10日在《卫报》上发表的“空白道德支票”(Blank Moral Check)中还写道,“曾在满洲进行人体实验的日本石井弘(Ishii Hiro)被美国聘为生物武器顾问。”

  如果这些指控只是历史学家的猜测,那么1947年7月22日时任美国情报局局长的威洛比(Willoughby)将军秘密向华盛顿发出的电报才是真正的实锤。

  因此,在仔细考虑了731部队的实验结果数据对“美国国防和国家安全”的重要性之后,美国国务院/陆军/海军三部协调委员会(SWNCC)的赫伯特(Herbert)将军在8月27日的备忘录中写道,他对最终立场文件提出了一些修改,包括以下内容:“目前的数据似乎并不构成维持对石井及其亲信的战争罪指控。”该备忘录现藏于美国国家档案馆(250/68/05/03)。

  最后,在1946年至1948年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审判中,由于某种权力的控制和掩护,石井四郎和在中国犯下严重细菌战争罪的731部队所有参战人员因“证据不足”而没有被起诉。

  德里克堡生物实验室的正式名称是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,在传染病研究和预防领域有很大影响。然而,近年来,德特里克堡多次因其他原因成为头条新闻。

  根据1989年美国莱顿埃博拉事件拍摄的纪录片作品热区(Hot Zone)的描述,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德特里克堡的存在。该纪录片于2019年被国家地理频道改编成影视作品。

  在2001年的炭疽袭击中,德特里克堡的微生物学家布鲁斯·埃文斯(Bruce E.Ivins)取出了炭疽孢子并通过信件发送,导致了5人死亡,17人感染。2008年,当联邦调查局发现埃文斯有可疑之处并逮捕他时,这位“受人尊敬的”科学家自杀了。

  2011年至2016年,周边地区居民上访要求关闭德特里克堡。请愿者写道:“德特里克堡的生物武器渗入到了地下,严重影响了我们的生活。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影响了成千上万的人,使我的家人、朋友和邻居患上了罕见的癌症,它夺走了2500多条生命。”研究人员在德特里克堡附近发现了橙剂、炭疽、武器化肉毒杆菌和放射性碳14的泄漏。

  有趣的是,以上大部分都是石井和他的亲信在731部队进行的研究。上述美国记者约翰鲍威尔的《约翰鲍威尔(1980)日本细菌战:美国掩盖战争罪行》也对此进行了详细描述。

  然而,据阿尔文·L·杨(Alvin L Young)介绍,在越南战争期间投入实战的“橙剂”,开发和测试所谓“战术除草剂”(包括橙剂)的主要机构是德里克堡的化学武器研究实验室。

  事实上,从美国国家档案数据库的记录中可以看出,1946年至1949年间,德特里克堡对731部队进行了近60次相关采访和研究,“恶魔医生”石井来到德特里克堡并再次“发光发热”,这些研究成果都由美国获得。

  2019年7月至8月,德特里克堡发生两起内部泄漏事件,经疾控中心现场检查评估,实验室的研究项目停止。

  自中国爆发新冠病毒以来,美国少数政界人士在没有做任何调查的情况下多次指责该病毒XXXXX。

  相反,德特里克堡给了我们太多的未知和不确定。更令人担忧的是,这个位于马里兰州的基地,凭着“甜美的空气”,接手了对中国人危害最大的731部队的“研究成果”。我们不知道它能做什么,病毒曾经泄露的“实战经验”更让人胆寒,因为还有其他病毒比COVID-19更令人担忧,更危险。

  美国政府掩盖了石井等人的战争罪行,德特里克堡接管了731部队。在这个国家重要政客可以毫无根据地随意制造谣言的时代,即使真相是真的,又有多少人能看到?或许正如英国病毒学家阿拉斯泰尔·海耶斯(Alastair Hayes)博士2004年在《自然》杂志上写道:“不幸的是,中国学者在这一领域的研究类型很少,无权浏览相关档案。”